湖北蚊虫病毒和非洲的有何不同?科学家给病毒画图谱

文章正文
2018-02-04 02:04

在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实验室里的蚊子样本 夏菡供图

  长江网2月2日讯(长江日报记者李佳 通讯员康克兢)寒冬腊月,市民家中鲜见蚊子,但肯尼亚的2月,正是蚊虫肆虐时。去年2月,中科院武汉植物园中-非联合研究中心(以下简称“中-非中心”)和武汉病毒所采自肯尼亚的蚊子样本,时隔一年已诞出成果。武汉科学家首次对中国和肯尼亚蚊媒病毒分布进行比较研究,成果在线发表在1月的国际病毒学领域权威期刊《病毒》(《Viruses》)上。

  蚊子能传播病毒,已是常识,科学家管它们传播的病毒叫“蚊媒病毒”,如非洲存在的寨卡病毒、黄热病毒、登革热病毒等。

  2月2日,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,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虫媒病毒媒介控制学科组副研究员夏菡介绍,已发现蚊虫携带和传播的病毒有300余种,其中近100种可以引起人、畜疾病,有些甚至致死,如裂谷热、病毒性脑炎、登革出血热等,传播的烈性病毒让“蚊子比子弹更可怕”。由于全球化发展,气候变化等因素,导致蚊子活动区域的不断扩张,增加了蚊媒病毒的传播几率。

  她介绍,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员和物资交流将越来越频繁,外来的蚊媒病毒输入我国的潜在风险越来越高。成立5年的中-非中心,依托武汉植物园进行管理,联结了武汉和非洲国家肯尼亚,为中国科学家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——开展不同国家、地区蚊种中病毒病原的调查,了解它们的分布状况,获取新的病毒资源,并进一步研究其致病机理。中科院武汉分院院长、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(武汉P4)主任袁志明领衔,夏菡负责的研究小组开始着手研究。

  夏菡所在的团队对采自肯尼亚的标本,进行了基因测序分析,并与实验室采集的中国云南、中国湖北的蚊虫中携带的病毒基因比较,他们发现,病毒的分布存在地区特异性,比如肯尼亚标本里发现了登革热病毒,而湖北和云南的标本里未见,同时湖北和云南的样本中发现了大量的版纳病毒序列,而肯尼亚样本中却没有任何该病毒的信息。此外,肯尼亚和中国的蚊虫中均发现了大量的未知新病毒,有待科学家的进一步研究。

  跨区域比对,看似毫无联系,但却有长远的科学价值。夏菡介绍,对蚊虫病毒的研究,也是对蚊虫所处的生态环境中存在的病毒监测的一种手段。同时,分析不同地域蚊虫病毒,画一张巨大的病毒谱,一旦病毒跨区域产生了“远亲”,就能追根溯源,甚而获得毒株、开发疫苗药物、进行预防控制,保障国家生物安全。

  链接:

  蚊虫“捕手”伊万斯·安东尼:武汉P4实验室实现了对国际的承诺

  长江日报融媒体2月2日讯(记者李佳 通讯员康克兢)时间倒推到1年前。

  2017年2月,彼时的肯尼亚,仍为夏季,正是蚊虫活动高峰期。中-非中心培养的肯尼亚留学生伊万斯·安东尼,回到家乡,使用专业的捕蚊灯等捕蚊设备,在当地夸莱和基苏木地区获得了约2000只蚊虫标本,首先在肯尼亚合作方的实验室对这些蚊虫进行预处理灭活,获得进出口审批许可后,它们飞过近万公里,成为武汉科学家显微镜下的研究对象。

  2日,记者联系上中-非中心2015级硕士研究生伊万斯·安东尼。他说,在肯尼亚,蚊子传播一些虫媒病毒,例如在蒙巴萨等沿海省份,确实因病毒肆虐,暴发登革热。

  “在高风险区域,政府和其他组织会给每个家庭分发蚊帐”,安东尼介绍,蚊子繁殖季节,当地会用杀虫剂喷洒,并注意及时清理积水防止蚊虫孳生,同时政府还会对蚊虫活动高危地区进行大面积的除蚊工作。

  但他也表示,蚊子可不是非洲的“特产”,“蚊子作为疾病媒介对全世界的人类健康是有害的,不管是在非洲、亚洲还是欧洲”。

  安东尼打算今年在武汉过春节,“这里充满热情的人们,而且科技对这座城市的影响力迅速发展”。就在去年年底,他还见证了亚洲首个P4实验室——武汉P4实验室投入运行,“这为这个城市翻开了新的一页,中国兑现了对本土及国际的承诺”。

  据了解,在汉的这个实验室将是“所有科学家的平台”,实验室主任袁志明说:“为全球公共安全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,这是一个大国应尽的义务”。 据了解,目前,在非洲,仅有加蓬和南非建有全球生物安全等级最高的P4实验室。

  袁志明作为通讯作者、安东尼作为第一作者出现在论文署名中,和安东尼一起分享这一成果的还有6位来自肯尼亚的合作者。据了解,在汉的中-非中心,目前共联合培养了122名非洲留学生,来自肯尼亚的有97人。在武汉,在全球顶级的科研平台上,他们还将继续端出跨区域的研究成果。

编辑:宗夏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推荐 ——